收拾遗忘的世界之一-----乡间小店

来源: 超级MOUSE 2005-06-16 18:35: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收拾遗忘的世界之一
乡间小店
  
  
   1)一包绿甲
   2) 一支牙膏和一支牙刷
   3)聪明的小学生
   4)三条甲天下
   5)小月饼
   6) 未完未了??????
   7)商品游走乡间
   8)批发部与乡村经济的竟争
   9)一年之计在于节
   10)乡村经济发展之路
  
   这个小小店是我老爸在几十年前开的,我老爸可是几十年如一日地经营着,在镇里的小店早就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要多兴旺就有多兴旺,要多发达就有多发达,能存下来的个个都过上了好生活。然而几十年来,我老爸在 村里开的小店却从没任何要兴旺发达的迹象,门是原来那一个,墙还是原来那一幅,瓦那是原来放上去的那一块。相反的是,小店里能买的东西却是越来越少,能干干净净地摆出来的不外呼几个伍毛钱一个的小月饼,还有就是那些一毛钱一袋的小孩子的杂食,还有冰箱里面伍毛钱一个的冰淇淋。剩下的就是那些少数几种啤酒和白酒,还有一些日用的,比如:牙膏,牙刷,洗发水,肥皂等等,而这些是要等那些在镇上忘记买而现在又不能缺,迫不得以才来我老爸的小店里买。就象有一户人家到了晚上做菜时才发现没了盐,而又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向邻居要时,才匆忙匆忙地跑到我家叫我老爸去开那个距我家600多米远的小店的门,而我老爸是必须去开的(那怕是遇上了下雨天,泥泞路),毕竟那两块钱也不是很容易就能拿到手的。
  
   2005年新年是我上大学之后头一次回家。
   从成都市回到我的广西老家足足花了我 50多个钟,说不辛苦,那是世界上最假的话。在火车上一坐就是30多个钟,再加误车,等车,坐汽车的20多个钟。在玉林的时候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为了省那两块钱,坐了一个普通车。如果多花两块钱,从玉林回到家 就是3个钟的车程,而那天却用了我8个钟,惨遭司机在玉林饶圈子,吃了苦还吃了亚巴亏。
  
   1)一包绿甲
   回后家的第二天,我就开始了守小店,看路人的生活,那就是我整个寒假里 的惟一活动,如果我留在成都还可以找到一份工作,也不至于无聊地守在小店里,而我心甘情愿地守着它原因有三:
   一是思念家人;
   二是那小店是我老爸开的;
   三是家人的强烈要求。
   那天是2005年1月18日,大概是早上10点多,小店里面没有什么人,就我一个,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突然进来一个人:帮我拿包绿甲,刚才忘了买。然后递给我三块钱,打开烟抽出一根就点火,最后走了。(所谓绿甲就是广西烟草中甲天下的一种)
  就这样我收到了这个寒假的第一颗遗忘的种子,我不知道这个种子要不要再种下去。
  中午到了,在镇上上学的小学生也放学了,还有几个小孩送点钱过来,当然也只有那种一毛或者伍毛的。一天下来,总算还有20多块的营业额。
  
   2)一支牙膏和一支牙刷
  
   在没到新年而又快到新年之际,在广东打工的打工仔,打工妹已经开始回家了。就象我们这些在大学里读书的青年人一样,打早回家只是为了省点春运车费,也不至于为司机多工作几天,要知道的是回家后还可以赚点过年钱。而有一些人则是宁愿为别人赚钱也不愿回家干农活,而有一些则是在过了大年初一之后才回家或者初一那天就回家的,他们的目的不外呼那时的低价车费。总之不论怎么样,想回的总会回去,不想回的始终还得回,那只是时间问题而以。
   1月20日 上午9点多。
   “给我一支牙膏和一支牙刷”,这是大村里一个过路人,说是过路人其实他刚从广东打工回来。
   我想:他是忘了带动牙膏牙刷回来,又或者今年打工的活比较好根本就不想用旧的。
   “田七是3块,三笑是一块伍,一共四块伍”,我说。
   这时他掏出了一张钱,是一张100的。糟了, 一种尴尬的感觉油然而生,因为我没带那么多找补的。
   “有没有小抄”,我急忙说。他开始找小抄,刚开始时上衣袋,然后是下衣袋。到了最后终于还是拿出了一张50块的小抄。既然生意来了,我也不好推(要是那100的我还得推)于是拿了几叠一块钱一张的作为找补,这样做也弄得他不好意思,好就好在过年时那些碎钱可以作压岁钱给小孩子。
   这要是我在遗忘的世界中收拾到的第二颗种子。
  
   3)聪明的小学生
  
   会来我这里光顾的小学生或者说连小学生都不是的小孩子就只有这里方圆两叁公里的左邻右舍了。小孩子的光顾自然也是小店得以生存至今的一种有力保障,然而小孩子的生意也不好做。那一天是1月22日,星期六。这里的小学生还算不用上课,然而初中生高中生却没那么好运,他们还得补课。即使是周日那些中学生也是从店前一闪而过,抓单车的少男少女就是这么帅这么酷,所发他们对小店作用不是很大。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人在市场,身由已。
  
   “我要一袋豆豆浆”
   “在冰箱里,伍毛一个”
   “什么!人家在街上叁毛”
   “那是批发部”
   “也是,就你吃这么盐”
   “要吃便宜的上街去”,我似乎有点气喷,说出这话来又倍感后悔。
   “那我要一个冰淇淋”
   这个冰淇淋是伍毛的,不管是在镇上还是在村子里几乎是公认的了。最后就成交了一个伍毛钱的交易。
  
   “我要一包火柴,是不是八毛的?”一个挺聪明的小孩对我说。
   “可以”,对我来说根本就不会在乎那两毛钱,特别是在21世纪的这个年代里。确确实实有的人一两块钱都不看在眼内,更不用说两毛钱。对于小店来说这两毛钱也不至于今天就关门。但,要是一加一的话,就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了。(想必也不会有什么人知道什么是 所谓的一加一,在此也不想多谈。)
   现在的市场是强者旺,弱者关门大吉。人在市场全由自己。人人都知没有技术,没有才能,没有创新理念,就是上帝也旺不了。而所有这些素质都在于人自己。我也承认小店的主人没有这些素质,而现在正在生与死之间徘徊。
   看看人家镇上的小店,大店都是旺的旺,发的发。要知道人家可是天时,地利,人和全俱,并且一有机会还可以钻一钻某些空子。而要不是我老爸坚持老实做人的话,恐怕今天的小店绝不会是今天的样子了。真是人在市场,全由自己!全由自己!
  
  
   4) 三条甲天下
  
  
   我要是说香烟是一个有害的家伙,相信所有人都会觉得我口水多过茶。然而香烟行业确确实实给我们国家解决了许多的问题,那只能说是就业问题或者说是某些垄断分子腰包问题等等,至于创不创外汇我不得而知 ,相信总会有的 。有一个问题是不得不说的是:国家在销售香烟取得收内的同时也在支出,而且支出比收入还要多(以前读报看过相关报道,抱歉,在此举不出具体数据),而支出就用于治疗因为香烟引起的一系列疾病。
   1月24日,大约是中午13点多,烟草局的工作人员开着一辆专车送货过来,货就是三条甲天下。相对小店的销售量,如果一天卖它三条,就这一笔是赚它六块,好安逸。可那是如果,有些事情一旦带是假设就会有错的危险,而这一假设也不例外。以前曾听说有的店一天能卖个几百条的,我就不敢想象这是一种什么概念。天下间竟有这么容易赚钱的事!要是有的话那也只能是少数。那三条烟一共54块,也就是说卖完了就可以赚它6块。要小店一天或两天卖出两三条烟那是不可能的事。但小店要生存还得卖下去,并且要坚定不移。也曾有想过不卖或拒卖他们的烟来迫使他们降低成本,但是一个小店能起作用吗?有多大?我也承认同时也意识到这个世界绝对不会因为个人的愿望而发生半点改变。不知只是广西壮族自治区还是全国都对香烟实行这么严的垄断制度,而在广东则不是,香烟是可以通街摆地滩的(我在广东的顺德市亲见),当然也会有质量问题,但在广东那里可以说开放政策而不是垄断政策。
   有一个秘密想透露一下:在我的那个村里有好几个人是靠卖烟为生的,当然那种烟是烟丝,散卖的。能够在村子里有点名堂的也只有他们,只说小洋楼就是一层两层的。而今天,今天不能卖烟或者说只能偷偷地搞一些地下买卖来维持生计,确实不想做那种地下活动的就干脆铁桶洗手退出这个受人气,看人眼色赚钱,被人家垄断了的烟草市场。最后干什么?到广东打工,没能去的就留下来 发展 发展 辅助 辅助我们国家正在兴旺中的农村六合彩市场。安逸安逸,赚不赚钱?????我。。。。。
  
  
   5)小月饼
   不要说只有在中秋节才有月饼,如果在你的意识中只有中秋才有那玩意,那你的眼界又未免太小了。虽然月饼常年都有,但还是中秋的好吃,而且还是中秋的那月饼有情有意有思。那天应该是1月26日(已经不太清楚了)一个送货的人骑着一辆125在我的小店门外停了下来,哦!原来是阔别一年多的小刘----刘一手师傅。
   “一手师傅你来了”,我说。
   “你的那个小月饼卖完了没有”
   “哦,还有一些,噢这样吧!我就先要一袋,卖完了我再CALL你”
   “哦,是这样的,我这次来之后要过了年才会再来的,你还是多要一袋吧!”
   “不会吧,这么早就放假了,才26号呀!”
   “唉!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呀!再说工人们又赶着去干其它的赚过年钱 去了。”
   “也是,这年头真是一年不如一年,特别是我们这些没技术的人”
   “看你,都是大学生了,还说这话。好了好了一袋就一袋。”说着就把一袋子放在我的桌子上。我给了他钱。
   这个刘一手是在岑城镇的一个饼干商,我跟他算是熟人。然而我也没有到过你的那个饼厂,据他说他的饼厂不是很大,工人只有12个,刚好是一打,所以起名叫刘一手一打饼厂。来到我这小店,熟人见了都叫他一打饼佬或者一打老板,然而叫后者的居多。一打老板的工作就是开他那个125,今天去归义,明天闯马路,后天打打大业。人的一生要闯万丈路,纵使崎岖万尺土,信心是遗宝,勇闯会出头。一手老板不闯都闯了30多年了,然而却没的看到也没有闻到要发迹之象。作为大学生的我,这又有什么可借鉴的呢?我只能思索,苦苦地思索,然而答案在哪?答案在风中?
   前阵子听说东北有个“蒲公英”然而在南方这片热地却没有,悲哀!!!!!
  
   6)未完未了
   我写<<收拾遗忘的世界>>的本意:是想用它来表现现在农村经济的现况,而不是说明农村的生活如何困难.重要的是这种情况下农民们要做什么样的改变或怎样地改变.然而事情也不会是我想的这么简单!
  
   为什么 说未完未了呢?一是时间方面,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写完这个<<收拾遗忘的世界>>,二是我不知道有没有写完它的必要,因为在网络的世界中都太 ................
  
   (就此停笔)
  
  
   人生何处不相逢
   随浪随风漂荡,随着一生里的浪,你我在重叠那一刹,顷刻各在一方,缘份随风漂荡,缘尽此生也守望,你我在凝望那一刹,心中有泪漂降,纵使告别也交出真心意默默承受际遇,某月某日也许再可跟你共聚重拾往事,无耐重遇那天存在永远,他方的晚空更是遥远,谁在黄金海岸,谁在峰烟彼岸,你我在回眸那一刹,彼此慰问境况。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沙发
lybls 2005-06-17 23:24:59 只看该作者
  也许这就是生活
  
#2
重庆烧鸡 2005-06-17 23:54:53 只看该作者
  我也是无聊呀.
#3
jnugle 2005-06-18 02:04:06 只看该作者
  因为红脸,我近来看了。
  走过~
  顺路
#6
caisaito 2005-08-22 14:58:07 只看该作者
  速写
#7
xwgdzch 2005-08-22 15:48:00 只看该作者
  不只是广西,江西的烟也是绝对的垄断的。
#8
GingerAle 2005-08-22 16:19:48 只看该作者
  楼主你学文还是学理的,都是点到即止,我敢说很多人看了都只懂一半。
#9
GingerAle 2005-08-22 16:23:36 只看该作者
  说到烟,我記得若干年前上海也是垄断的。常有工商检的人来抄那些路边摊。大概7、8年前吧,在城乡结合部还有老太摆个摊买烟,早上5、6点钟就出来了。哎呀。
  
  不过这个不是重点。呵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